您好!欢迎访问单县文化网!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今天是:
“三力合一”破解垃圾围城 “广州经验”成效凸显
来源:未知      编辑人:单县文化网      发布日期:2017-08-12 13:32
       城市垃圾处理不仅是一个技巧问题,仍是一个社会治理问题。垃圾的前端分类、中端分类运输、末端分类处置,必须形成一条完整闭合可控的处理链,需要政府主导力、市民主体力、市场配置力,形成“三力合一”。广州市便尽心竭力地运用政府的资源配置能力推动垃圾分类工作,充足调动政府、市民、市场“三力合一”,并提出到2020年广州要实现城乡生活垃圾分类全笼罩,推进实现“绿色广州”“文明广州”的建设。

“三力合一”破解垃圾围城 “广州经验”效果凸显  2012年,当时的广州面临着一个严峻的现实:广州的垃圾填埋场承载量只能知足一年半的需求,假如不能找到好的解决办法,广州2013年就会被垃圾“掩埋”。还有人形容,广州产生的生活垃圾两天不处理就能堆到香港。解决“垃圾围城”问题火烧眉毛。
  而最新的数据显示,2016年广州生活垃圾处理量到达1.85万吨/日,2017年1至6月,广州生活垃圾处理日均处理量1.95万吨,同比增长5.9%。能够说,广州“垃圾围城”危机已根本破解。
  垃圾分类不是一件小事,而是一个现代化城市的标志,是一个城市文明水平和文明素质的标记。通过鼎力推行垃圾分类处理等方式,广州逐步创造了一套破解“垃圾围城“的“广州经验”。
  寻找“固体垃圾曲线”拐点
  若以时间为X轴,以GDP为Y轴,画一条“固体垃圾曲线”,那必定是一条不断向上攀升的曲线。固体垃圾的增加与城市化发展速度和居民收入增长浮现正相关,在一个国家或城市变得更加城市化、居民变得更加富饶的同时,对于塑料、纸张、玻璃、铝、铁等各种有机和无机资料的消费也随之增加,从而产生更多的垃圾。
  必须人为施以影响,公道而有效的干涉,“固体垃圾曲线”才可能涌现拐点。这意味着,人类必需为自己制造垃圾的行为埋单,否则,“垃圾围城”将会让我们寸步难行。
  2007年意大利南部坎帕尼亚大区首府那不勒斯、2015年黎巴嫩贝鲁特都曾暴发过“垃圾危机”,并波及处所政治稳定。“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”,通过抑制人类本性、转变生活方式为垃圾做减量,实非易事。一个“限塑令”,实行9年,今天有名无实,足见撼山易撼习惯难。
  固体垃圾处置,亦随着国家或城市经济与科技发展,走过一条从粗放型到精细化之路,从传统的、粗鲁的填埋封堆到分类处理,发生经济效益,对冲治理本钱。
  如北欧最大的垃圾焚烧发电厂——瑞典麦拉能源工厂,每年能焚烧掉48万吨的垃圾,而当地每年只能产生11万吨的垃圾,产生了伟大的缺口。在2014年瑞典就从别国入口了80万吨的垃圾,到了2016年进口量已经翻了一番,进口垃圾并不需要花钱,英国、意大利等国家本人付钱把垃圾送到瑞典。
  垃圾处理是一个链条式的行为,垃圾减量(Reduce)、再利用(Reuse)、回收(Recycle)的“3R”原则成为不少国家垃圾处理的中心理念。无论末端如何处理,分类是前置环节。垃圾分类,就是将放弃物分流处理,利用现有的生产制造才能,回收利用,包含物质利用和能量利用。焚烧发电,就是能量利用。


单县文化局版权所有 鲁icp备12002075号-1
  建议使用1024*768分辨率IE6.0以上版本浏览器